盒盒盒呵呵

间歇性人格分裂…一直没有猫的绝望猫奴

皇城里的二三事【皇帝大×史官薛】

架空 一个不正经的皇帝和一个正经史官的故事 发现自己是个起名废 后天就要坐飞机回国啦更个长篇攒人品 就是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这样的架空文…总之祝各位食用愉快。
——————————————————————————
一、
大张伟是皇上的儿子,薛之谦是史官的儿子。
大张伟他爹不是个正经皇上,三十多岁有了大皇子之后,五岁就立了太子,六岁传位。和自己皇后归隐在了御花园当了太皇太后。
满朝文武百官看看龙椅上的小人儿嘬着自己手指头觉得自己奶爸之路艰难困苦。
薛之谦他爹是个正经史官,兢兢业业记载了前任皇帝的生平,最后一翻。
不让后人骂死才怪。
前任皇上到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还遣散后宫三千佳丽就留了一个媳妇儿。
看着像个有良心的主,就是和自己的皇后你侬我侬,上朝的时候满脸写着“朕要回去和夫人享受天伦之乐有事快说”
薛之谦他爹挥笔写下四个大字“荒淫度日”
薛史官心口有点疼,等到新皇继位冲着大殿上的小屁孩一行礼,把自己六岁饱读诗书的儿子推荐当了新史官。
当时还是个小屁孩的大张伟遇到了同样还是个小屁孩的薛之谦。
龙椅上的小孩儿装模作样打量着大堂上有模有样行礼的小孩儿,下了朝两个人就拉着手飞到御花园斗蛐蛐儿。
朝中百官开始觉得历史可能栽在自家皇上和史官手里了。

二、
大张伟嘴里叼根儿刚从地上拽下来的草叶,絮絮叨叨给薛之谦讲
当初他刚出生的时候,他爹激动得手都不知道往哪放。
浓眉大眼的皇上冲着还在襁褓里的小孩拿出上朝的气势吼了一声“好!”
吓得小孩差点夭折在襁褓里。
他父皇给他起名,希望他能建立丰功伟业,就拿了个伟字。
又觉得自个儿孩子名字不能这么普通,听着小孩儿哇哇大哭的声音,一拍大腿。
就叫大张伟吧,这气势能上天!
诶哟我爹这文化水平还上天呢也就上上茅房吧。还是个小屁孩的大张伟仰着头惆怅。
薛之谦偏头看他,嘴角的笑怎么也抹不掉。

三、
后来薛之谦安安分分当他的史官,还在大皇帝的撒泼打滚下兼职当了伴读。
他每天的工作清闲的很,坐在后花园摇头晃脑背会儿他的四书五经,再挥笔记下大张伟的一言一行。
除了有时大张伟会拉着他从后墙的狗洞偷偷往外钻,兜里揣几文钱走上一个时辰就为了去京城某个小巷子口买两串儿糖葫芦。
每次他们俩举着红彤彤圆溜溜的糖葫芦回来,都少不了一顿骂。
大张伟坐在龙椅上吧唧吧唧啃糖葫芦,抹抹嘴听人家数落他。吃完自己手里的还要去抢薛之谦的。
薛之谦就自个儿跑到御花园的小亭子里,咬咬毛笔杆儿记下大张伟昨天又爬了几次墙折了几朵花把老丞相气得要撞几次墙。

四、
大张伟好歹也是个皇帝,每天也有老老实实批奏折的时候。
只是时不时要凑过去问薛之谦俩字儿。
他从小饱读诗书,而大张伟从小也就是个不省心的料,看他读那些晦涩难懂的书直摇头,逗他直叫他薛老师。
伴君如伴虎啊,他爹在他小时候扶着他的肩膀叹气。他嘟囔:“这明明就是后花园里养的波斯猫。”
薛老师,这您就不懂了啊,床上的君主如狼似虎。大张伟甩着手里的毛笔批奏折,飘出来这么一句话。
懵懵懂懂的薛之谦提笔把这句话记在“皇上语录”里,抓抓头发也没弄明白两者有什么关系。
大张伟从点心盘里摸出两块桂花糕,背个手从座位上溜达下来,装模作样地盯着史记本。
薛之谦挥手赶他,结果被塞了一嘴的桂花糕。
大张伟笑得一脸坏样,把自己那块塞嘴里舔舔手指,顺手就抹在书页上。
路过的小太监扒着门看薛之谦踢皇帝屁股看得惊心动魄,决定下次多叫几个人一起围观。

五、
大张伟十五岁的时候,文武百官张罗着要给他选妃。
老丞相胡子一大把,颤颤巍巍作揖,说皇上若不应老臣就撞死在这大殿上
那个时候大张伟才刚刚长到坐在龙椅上脚底板着地的高度,他用脚掌摩擦地上一块不知道是什么的污渍。
“啊,行啊。你们定你们定。”
稀里糊涂就应了,他脑子里琢磨让老丞相胡子湿点水没准儿能把地擦了,也没听见他们启奏的是什么。
倒是薛之谦鼻子有点酸,回去想写点什么,最后挺正式地记录了一句:“皇上选妃在即”就什么都写不出来了。
他觉得大张伟还是个小孩,自己都照顾不好选什么妃子。
他觉得那些女人只知道争风吃醋,根本讨不了他开心。
薛之谦觉得…他就是不想让大张伟选妃。
但他没那个资格去提,他仰头看一角天空,挺惆怅地叹气。

六、
选妃大典轰轰烈烈开始了,千挑万选找出来几个姑娘。
倾城倾国花容月貌,看着给这大殿也添了不少妩媚之气。
薛之谦称身体抱恙,没来上朝。剩下百官也急不可耐,称让皇上今夜就洞房。
大张伟曰:“都不是什么正经大臣。”
话虽这么说,大张伟晚上还是去了他所谓妃子的宫里。
姑娘含情脉脉捻了一颗葡萄,往皇上嘴里喂,身上的香气溢满整个房间。
大张伟觉得头晕,摆摆手冲她一挑眉。
“您会干什么啊”
“臣妾会伺候皇上,让您舒舒服服的。”
大张伟表示自己还是个孩子,听不懂。
“诶您会背四书五经么?”
“臣妾…不会…”
“嚯这都不会啊,那您会斗蛐蛐儿么。”
妃子一脸生无可恋。
大张伟打个哈欠:“您趁早洗洗睡吧啊,晚安呐您嘞。”
他就这么用前半夜溜遍所有妃子的寝宫,折腾完最后一个姑娘后,
抬腿去了薛之谦那。

七、
往常晚上大张伟都是在薛之谦那耗着,今儿个却没来。
薛之谦心里边儿直发酸,对着自个儿房间里的油灯发呆。
他拿过毛笔赌气一样写下“皇上沉迷女色”大眼睛又直勾勾盯向面前的纸没了动静。
大张伟进了屋就看见薛之谦坐在椅子上扮雕像,凑过去一看乐了。
“薛老师您这可跟史实不符啊。”
薛之谦被吓了一跳:“你你你大晚上不去妃子那来我这干嘛,啊?”
“诶哟我去跟人家唠了会儿嗑,结果发现脑子里边儿全是薛老师的影子啊聊天儿聊的心神不宁的,就过来找您了。”
薛之谦眨巴眨巴眼,嘴巴微张着消化他的话。
大张伟看他可爱,没忍住凑过去在他嘴唇上吧唧一口,自个儿害羞把自己捂薛之谦被窝里了。
“大张伟你身为九五至尊给我从被子里出来啊什么鬼啊!”薛之谦两个手扯被窝,大张伟缩在里边儿傻乐。
这该怎么办,自家皇上不仅躺在自个儿床上还抢了被窝。薛之谦觉得头顶有汗滑过。
大张伟偷偷探出一个头,看薛之谦没有生气模样,只是脸通红,煞是好看。
“薛老师,内文武百官都催我今晚上洞房呢,咱把事儿办了呗。”

八、
第二天大臣们看大张伟一副神清气爽模样,都猜测是哪个妃子得了宠。
大张伟却挥挥手,一脸正经模样。
“朕要宣布一件事儿啊。”
“你们的新皇后选出来了。”
“大家都挺熟了就是咱薛老师啊对我不离不弃这么多年是不是。”
真·百脸懵逼。
不过最后大家还是都挺通情达理的,除了老丞相气得想一头撞在大张伟肚子上同归于尽。
大张伟捏捏自己的小肚子,无辜地告诉他这是不会成功的。这事也就算了。
日子还是这么过着,大臣们每天上朝,启奏。
大张伟每天批奏折,治理国家。
薛之谦每天记录着发生的事,读着诗书。
除了经常需要强行忽略的薛之谦白皙脖颈上盖不住的红印以外,风调雨顺一派和谐。
“儿子和老子一个德行”众大臣如是说。
——————————————————————
“皇上,臣恳请告老还乡”
“薛大爷您才二十岁您还是还内温柔乡吧”
“臣最近经常腰酸背痛,提不起精神,怕耽误了史实记载,臣担当不起”
“祖宗我错了啊我以后轻点儿还不行嘛您您您得陪着我啊”
“知道你还这么使劲,我让你驾崩信不信啊!”

成长的事【大薛】

再更个短篇补偿一下这周不更助听器的事实…看了一个梗忍不住写了篇小日常…两个长不大的小孩…我到底在写些什么…
——————————————————————————
怎么让你爱的那个年轻人长大?
杀死他一遍,或者死在他面前。
—————————————————————
啪嚓一声,白瓷碗碎裂在地上
薛之谦无神地盯着锋利的碎片,四散的残片反射他头顶惨白的灯光。
周围没有人,大张伟不在,一点声音也没有。
薛之谦眼睛周围红了一圈,低着头用手去捡碎片。
他机械地重复着拿起扔掉的动作,直到指尖被划破,鲜红血液滴在地板上。
他手里拿着一个碎片,愣愣地看着。
他听见门开的声音,看见他熟悉的身影出现。
但他只是勾了勾嘴角,握紧手里的碎片。
—————————————————————
吃完晚饭大张伟瘫在沙发上不想动,耍着赖让薛之谦去洗碗。
薛之谦说他就和隔壁大娘的小孙子似的就差在地上打滚了。
结果大张伟上个厕所的功夫冲了水开门出去就看见他家薛自己一个人演苦情剧。
碎掉的碗微红的眼眶还有划破的手指。
大张伟心疼的不行,赶紧去找了创可贴给人贴上胡撸两把毛茸茸的脑袋
“诶哟喂薛老师我以后不让您洗碗了还不行嘛您这都能六月飘雪了”
“诶嘿那张伟哥这些碗都拜托你了啊”

吻痕【大薛】

我不管大老师怎么想…反正我看完高尚mv…吃了两罐子醋…这是一个小脑洞…助听器那篇晚点更…渣文笔慎入了…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系列
—————————————————————————
大张伟坐在椅子上,挤眉弄眼皱鼻子。主持人抛过来一个梗他没接到,打着哈哈蒙过去了

他没怎么着,就是想薛之谦了。

上周好不容易两个人偷摸在酒店见了一面,大张伟看薛之谦恨不能把手指甲盖都伪装起来的样子歪倒在床上笑。

那天晚上,他扶着薛之谦的腰一次一次深入,情迷意乱,他低下头在薛之谦白皙的脖颈处烙下一个痕迹。

后来几天两个人都挺忙的。薛之谦个人演唱会忙得神龙不见尾,大张伟一堆综艺缠身东奔西跑,一对小情侣天天见不到面,只能没事视个频解闷。

上节目之前大张伟正跟他家薛之谦视频,看着发布的正式版《高尚》,顺手就点开了。

他熟悉的声音从电脑中播放出来,视频那边传过来薛之谦哈哈哈的声音说他“神经病啊羞死人了你要听我现场唱给你啊”

他嗯嗯啊啊应着,看着mv里他们家薛,好看得像个瓷娃娃。

mv里的女主角,表现得像个蓄势待发的猎豹般锁定目标。张牙舞爪进行着金钱与美色的交易,却不知自己才是可悲的猎物。

大张伟咂咂嘴,刚想评价两句这姑娘的演技,就看见下一幕薛之谦修长的手抚上女孩裸露的肩膀。

诶哟坏了。

大张伟眉头就撇起来了,正好刘迎进房间喊他录制,哼哼唧唧撂下一句“您这是公然出轨”就挂电话了。

留下薛之谦一脸生无可恋,这可怎么哄。

大家都说大张伟看破人情世故,就薛之谦知道他是那个抱着糖果不撒手,谁动跟谁急的小孩。

对薛之谦,别人碰一下都是在抢。

大张伟脑子里全是薛之谦的指尖触碰女孩皮肤的样子,他舔舔嘴唇上的干皮,有点烦躁。

下了节目,他习惯性地去抓手机,不出意料地看见薛之谦的消息提示。

“薛之谦发来一张图片”

他右滑解锁了手机,图片一点点加载,图片上他日思夜想的人清晰起来。

薛之谦穿着低领毛衣,修长的手指搭在自己白皙脖颈上,食指指尖处一个淡淡的红印烙在侧面脖颈。

他发来一条语音,大张伟将手机放在耳侧

“快消失了,我等着你再给我印一个啊张伟哥”
—————————————————————

刘迎进来,看他一脸傻笑,打趣他“怎么,喝着糖水儿了这么高兴”
大张伟一挑眉毛“诶哟找着一个糖水儿库,能供应一辈子内种啊”

薛洁洁的助听器(三)

对自己的文笔有些绝望…请大家多多提意见…以及…我再也不大晚上喝咖啡了…半夜一点的产物希望各位小心食用…
————————————————————————
其实这是挺简单一事。

班里一小姑娘,下课偷偷摸摸塞给薛之谦一张纸条。

薛之谦攥在手里手心冒汗偷藏到上课才敢拿书挡着瞅一眼,里面简简单单写了“我喜欢你,放学小树林不见不散”

虽然听着很像约架,但薛之谦还是带点小期待自个儿跑到小树林去了。

他第一次被表白,但他不喜欢那姑娘,也不想让人家伤心。怎么拒绝,怎么安慰,他什么都想好了。

就是没想到那天是愚人节。

薛之谦终于在被放了三个小时鸽子后意识到自己可能被整了。

四月初,还是微凉的天气。薛之谦为了完美还原青春偶像剧,就穿了一件白衬衣站在小树林里。

天黑了一个白影子在黑不隆咚的树林里晃悠,看门大爷差点儿报警都是后话了。

漫长的等待成功让薛洁洁同学感冒了。

第二天小姑娘一脸不好意思地过来道歉,全班女生抽签决定整谁,他好巧不巧成了倒霉蛋。

他脑袋还昏昏沉沉的,带着鼻音摆摆手说没事。

大张伟知道这事儿后气得一天没理他,放学了才过来拽他衣领硬是给人留下了。

薛之谦挺不安地绞着手,脑袋跟着大张伟来回转悠,眼睛牢牢粘在他身上眨巴眨巴等着他说话。大张伟终于把自己转烦了,一回头撇着八字眉两只手叉在胸前冲着薛之谦扬扬下巴

“把您内内内助听器摘下来啊”

薛之谦乖乖地把耳机放到一边,一副好好学生的样子低头。额前碎发搭下来正好挡住他一双憋着笑的眼睛。

大张伟舔舔嘴上的干皮儿,把一手汗蹭到自己裤子上,盯着眼前薛之谦毛茸茸的脑袋。

“诶哟您这头发这么茂盛怪不得不聪明呢啊”

“我给您把头发薅下来做个鸡毛掸子算了啊”

“祖宗您要绝顶了能不能聪明点儿”

“白长这么大眼睛和俩窟窿眼儿似的看不出来人家整你啊”

薛之谦挺委屈的,突然收到一纸条谁不懵啊。好歹也是黄花大闺女…不是纯情少年嘛怎么也会有些小幻想。

但他也不敢说,说出去肯定让怼得更狠。他垂着脑袋,耳朵里全让大张伟絮絮叨叨的京腔灌满了。

薛之谦没办法,听的想笑只好咬嘴唇尽力不让嘴角上升。他听着人诶哟诶哟的叹气,余光瞟见大张伟伸手去够他的耳机线。

大张伟把他的耳机攥在手里搓来搓去,眼睛瞄见薛之谦头顶一根翘起的头发。

他把耳机抓在手里手掌按在薛之谦脑袋上胡乱揉着,薛之谦被他揉的有点发怵,刚想抬手抓耳机,就听见大张伟哼哼唧唧嘟囔一句。

“我这么护着的人就让人家欺负了我能不生气吗诶哟,祖宗您以后可得好好照顾自己”

薛之谦抢过耳机就往耳朵里塞,动作太大手指挤压耳朵生疼。

太犯规了。

大张伟有点发愣看人和想把“助听器”捅进耳蜗里似的对着自己发狠,觉得有点不忍直视。

“诶诶诶祖宗您慢点儿耳朵都让您给搓红了”

薛之谦觉得自己可能完了。

【大薛】薛洁洁的助听器(二)

没错又是我…依旧是助听器的梗…
第二章…渣文笔…
但还是希望大家食用愉快…多提意见了爱你们
————————————————————————
薛之谦最近有点小郁闷。

自从上次被大张伟抓到听耳机,插科打诨说是助听器混过去以后,大张伟天天下课都往他这桌子跑。

美其名曰:您耳朵不好老师刚才讲的东西特重要啊我给您讲一遍。
神经病啊你以为助听器是好看用的啊!不对我耳朵根本没毛病怎么都能听见好不好!

当然,这话他没说。

于是班里同学可见总能看见薛之谦咬着笔头听着大张伟用京片子给他一个知识点一个知识点的讲。

45分钟的课愣是让他精简到一个课间十分钟讲完不带停的。

大张伟是班里数一数二的聪明,薛之谦也乐得让他磕磕巴巴给自己一个题一个题的串。

当然如果能给他上厕所的时间就更好了。

“大老师啊…能不能让我去个厕所…”

“诶我我我快讲完了啊,您看这题在这个象限放了个P…诶哟喂真不文明”

薛之谦没忍住嘴里说着神经病啊笑倒在大张伟身上,接着就听见上课铃声悠扬响起回荡在耳边。

oh…sh*t…

薛之谦面无表情地看着没良心的室友坐在旁边笑的肩膀一抖一抖的,一会拍拍他肩膀递给他一个空可乐瓶。

“你一定能塞进去”

为了自己的身体着想,薛之谦还是决定去找大张伟让他不要给自己讲课了。

结果大张伟听完嘴角就往下耷拉,薛之谦觉得这人头顶的绿毛都塌下来,吓得他伸手去给人理毛。

“大老师诶大老师你讲的特别好啊…我就是想找点时间去上个厕所…要不以后憋出病来没有幸福怎么办哈哈哈哈…”

大张伟乐了:“您早说啊您要是想上厕所我就陪着您是不是,您在那儿干正事儿我给您吹口哨啊”

“神经病啊!”薛之谦笑骂着去踹他凳子。

这样也挺好,就这样吧。他想。

【大薛】薛洁洁的助听器(一)

开一个小长篇 目测五章完

依旧高中向

渣文笔慎入

———————————————————————————
一、
薛之谦第一次对大张伟有印象,是他那天趴在桌子上一个人偷偷听耳机的时候。
听得正入迷,旁边来了个人不客气的敲了他头顶。
薛之谦一抬头,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生逆着光站在他面前,阳光晕染了他的轮廓温柔异常。
耳机里正好播放着张信哲的爱如潮水,薛之谦一瞬间觉得自己被潮水包围了。
17岁的午后,薛之谦付出了人生第一次一见钟情。
结果下一秒那人操着一口北京巷子味儿冲着薛之谦挑了眉:
诶咱学校里边儿不让带耳机啊您,把内内内耳机摘下来没收。
薛之谦觉得自己的梦哗啦啦碎在自己面前,自个儿闷闷地把耳机从耳朵眼儿里扯出来。
旁边他室友乐着替他解围:
薛之谦耳朵不好,这是他助听器。你别欺负人家啊张伟
大张伟挠挠头发真信了,本来就结巴的嘴皮子更不利索了:
诶哟我我我不知道啊对不起对不起啊您,您您您以后有事来找我呗我罩着您。
大张伟说完转身就走,又一拍脑门儿两步折回来。
人家助听器都摘了,自己说什么都没听到。还怕刚才说他把薛之谦吓着。毕竟这孩子一双大眼睛看起来一副容易受惊的模样。
大张伟自己胡思乱想站薛之谦面前手都不知道往哪放。
他想让薛之谦把助听器戴上,又不好意思掏他兜儿。他想想比手语,结果自个儿手舞足蹈比划半天就看见薛之谦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捂着嘴露出一双弯月般的眼睛笑意满的要溢出来。
太好看了。
大张伟张了张嘴,一跺脚转身蹬蹬蹬跑楼下小卖部买了一瓶冰可乐回来。
在薛之谦有点不解的目光中拧开瓶盖放他面前,转身冲他室友磕巴:
您跟他说…说以后有什么事儿来找我啊。还有让他把内助听器戴上吧这么看着…看着和和和二傻子似的。
大张伟晃悠晃悠走了,薛之谦和他室友两个人笑的不行又不敢让大张伟听见,憋的两个人趴在桌子上直抖。
笑累了,薛之谦拿起面前的冰可乐,仰脖咕咚咕咚灌上两口满足的抬手抹抹嘴巴。
你才二傻子。薛之谦对着面前一瓶可乐,弯了嘴角。

理所当然(一发完)

瞎写-两个人的高中时期-半现实向

渣文笔慎入

就是想看两个人高中时候的样子


薛之谦是全班最安静的男生。
白白净净的脸上挂着一副黑框眼镜,弯着眼睛笑得样子不知道俘获了多少小女生的心。

大张伟是全班最闹腾的男生。
上课下课桌椅总是一顿响,有事没事接个下茬又一脸灿烂坏笑盯着老师。
气得老师想骂都骂不出来。

就像理所当然一样,老师把这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安排到了一起,坐了三年同桌

学生时代,调位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只是上课时越来越频繁地看见薛之谦憋笑憋到通红的脸和偶尔爆发的笑声。

大张伟课间总是坐不住,东跑西跑要怼几个人。
每次都得怼得对方说不出话瞪着一双眼睛不服气要来打他。


罪魁祸首总是顶着一头绿毛遛过来躲到他身后 把薛之谦的小身板往前一推怼在人面前。

薛之谦就摇着一头乱发,眨巴眨巴大眼睛无辜地看着面前男生女生,总之是被大张伟得罪的人。

一般这种时候同学对着薛之谦一张单纯白净的脸就没话说,抿抿嘴有时还抬手胡噜一把他毛躁的发:
“薛之谦你别老这么护着他行不。”

虽然大家都是调侃 ,
薛之谦也总是想委屈巴巴吼一句:
“神经病啊!我明明是被推到这儿来的好不好 我护着他我要不要面子的啊!”

但这种时候大张伟总是从背后钻出来挤到薛之谦面前,仰着头鼻孔对人挑着眉:
“诶哟喂这我的人当然得护着我啊 再乱摸跟你急啊”

别人作势要打他,说他不要脸,人薛之谦还没答应怎么就成你的人了。
大张伟一乐,回身搂着薛之谦的肩膀遛到一边去。

大家就听见两个人小声拌嘴的声音
“怎么我就得护着你了啊 神经病啊!”
“诶哟薛我幼年体弱看自己都上火要让人家欺负了怎么办啊”
“诶那你尿尿是不是都分叉啊”
“诶哟我们薛这么有经验一看就是能分八道岔那种啊厉害厉害”
大家就看见薛之谦狠狠踩在大张伟脚背上,大张伟呲牙咧嘴又讨好一样摸上了薛之谦的手牵着不放。

后来,也没人在意薛之谦莫名其妙成了大张伟的人这件事了。
反正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这里需要扩列一位黄磊老师!o(≧v≦)o~~
没有别的要求,不OOC就好!
需要师爷皮下萌双黄双北大薛。
双黄偏磊渤,双北偏何撒,希望皮下可以接受。
就是这么一条简单粗暴的扩列!
谢谢!
有意请留评论【留个“我!”就行2333】,会戳您再私信里说QQ试皮ww